这个世界真的如我们所看见这般吗?未必!在黑暗的角落里,或许正发生着一件又一件诡异惊奇的事情。凶杀?闹鬼?外星人?不,这些事情远比想象中还要匪夷所思!自从我通过娘炮主任兰花哥的面试,成为国家管理秘密档案的神秘部门的一名档案员之后,在我面前打开了一扇神秘的大门——《惊奇实录》


惊奇实录1:一号绝密档案现世,原来这个世界不简单!

这年头,想找到喜欢的工作,难如登天。
所以,当我忘了第几次面试时,面对着翘着兰花指的母哥哥,我脸上不敢露出丝毫的性别歧视。甚至,还得像便秘一样,拼命挤出一脸崇拜的表情。
兰花哥的嘴巴,像老母鸡的菊花一样,一张口就是乱喷。口水横飞中,我似乎看到了未来的不容乐观。就在我脸色越来越暗淡的时候,兰花哥却站起身来,先是扭了扭屁股,调整了一下兰花指的角度,接着把兰花指对着我。
终于,兰花哥吐出了一句人话:“你被录用了。”
我还不敢相信。这事儿,比天下掉馅饼还难以置信。
确信自己没听错以后,我的第一个反应,就是对当天说的话,做了一个大概的回顾。在脑中回放了一遍遍面试的过程,可我每次想算算自己说了几句话时,往往一只手还没数完,就发现自己的话已经说完了。
妈的,这是怎么回事?
以前的衰事告诉我,像我这种命中带衰的人,一旦碰上了好事,不久就会变成坏事。一个接一个的坑,早已是我习惯的人生。如今,有人却告诉我,我即将有工作了。
以我的智商,我认为就算自己想破了脑袋,也想不出答案。
可就在兰花哥弯腰捡肥皂的时候,我脑中灵光一闪,突然知道答案了。兰花哥的低腰裤,在弯下腰的时候,腰部的赘肉拼命往外挤,竟然活生生挤出了一条毛茸茸黑乎乎仿佛隐藏着莫名生物的——股沟!
一刹那,我意识到,自己可能要被潜规则了!
在跟着兰花哥走进里面的时候,我挺起胸膛,隐隐有些得意。不被潜规则的人生,是不完整的,这是我一直以来的座右铭。一个人,活了一辈子,都没人对你有兴趣,有意思吗?
走过大镜子时,我特地打量了一下自己,整理了一下那件二十五快的衬衫,踩了踩皮鞋里的恨天高,确定到时候如果脱了裤子,速度快的话,以百米冲刺的状态冲到床上,应该是不会泄露我身高的秘密。
镜子中的脸,不帅,还有点丑——尽管我一直不愿意承认。不过,怎么说,毕竟也有一具年轻的肉体。这,大概就是久旱成灾的兰花哥录用我的原因吧!
走到里面,我看了看四周的环境。里面的范围,出乎意料的大,是一件大房间。四周,全是书架,上头密密麻麻放满了档案。
兰花哥指着一张遍布灰尘的桌子,对我说:“这就是你的办公桌。”
就在我微微闭眼,打算接受我人生的第一场潜规则时,耳边传来了关门的声音。我猛地一震,下意识地睁开眼,却发现兰花哥不见了。
外头,传来兰花哥尖利的声音:“情况你都明白了,明天开始上班。”
松了一口气,但隐隐的,又觉得本来即将完整的人生,又不完整了。
接下来的大半天,我将整个办公室打扫了一遍。接着,闲来无事,又翻了翻档案。哪知道,一翻开,就再也停不下来。
每个档案袋上头,都有四个大字:惊奇实录!
第二天,是我正式上班的第一天。
从毕业那天开始,对于这一天的到来,我已经整整盼了五百八十三天!在这些天里,一直挂在我房间对面的那个型号大得有点夸张的奶罩,都被我望穿了,终于才等到了这一天。
可兰花哥有点扫兴。在迟到了两个小时后,又决定提前一个小时早退。我掰着指头,算了算,发现我和他谈话的时间,只剩下:零!
果然,正当我准备把前一天,心中所积下的如滔滔江水一般的疑问,向他倾倒时,发现兰花哥已经在收拾东西。
我只来得及动了动嘴皮子,兰花哥就凑过来问:“你相信,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不可思议的诡异事件吗?”
我连想都没来得及想,兰花哥又以发情母猪找公猪交配的速度,抛出了第二个问题:“那你相信,每个国家其实在暗处,都有一个专门搜集这些事情的有关部门吗?”
这我相信,“有关部门”实在是地球上最神秘的部门!
可没我来得及表示赞同,兰花哥又继续往下说:“这些事,都是见不得光的。每个国家,都在提倡无神论。可其实,谁也不相信。所以,做这种事的时候,就得偷着来,不能让人知道。”
这时,兰花哥已经收拾好东西了。
我长呼一口气,调整了一下衣衫,准备来一段长篇大论。可兰花哥不给我机会,人已经往外走,一边把排在第一的档案袋,扔到我怀里,一边又用连珠炮的速度说:“不相信也不要紧。你的工作,一是看管这些档案,二是有机会时,采访当事人,整理成新档案。现在,你先熟悉一下,那是一号档案。”
我看了看怀里的档案,编号果然是“一”。
兰花哥走后,我用大半天的速度,读完了这一号档案。文件中,是我的前任,采访了当事者后,整理成文。读起来,如天方夜谭。
这一号档案的主角,是晃三。当时,前任约出晃三,两人在一家什么都少就是老鼠蟑螂多的餐馆里,由主角晃三,亲口叙述了这件事:

从饭店出来后,我和林老板又聊了一会儿,林老板便让司机送我回去。今天林老板请的这顿饭,都是山珍海味,着实让我大快朵颐了一番。
坐在车里,看着窗外掠过的风景,我心里一阵得意。最近,老子荣升为主任,虽然官不大,但手里颇有些权力,是个人人艳羡的肥差。这不,主任的位子还没坐热,林老板就频频发出邀请,才有了今天的饭局。
回到家里,老婆已经睡下了。看老婆熟睡的样子,人老珠黄了不说,连身材也走样了。想到另一个单位的王局,荷包一鼓起来,就立马换了个老婆,年轻漂亮,当真是羡煞旁人!过不了多久,自己说不定也有这运气了。
一躺下,立刻呼呼大睡。可不知多久,耳边突然传来一阵虎啸声。我睁开眼睛,发现一只斑斓大虎正朝着自己扑过来。我吓呆了,老虎的右爪已伸入我的口中。我只觉得嘴里一阵剧痛,惨呼一声,接着就醒过来了。
原来是个梦!可口中剧痛犹在,我赶紧起身,对着镜子一照,右半脸已经肿得不成样子了!张开嘴,赫然发现,嘴里的右边,竟有了颗蛀牙!
这颗蛀牙,是什么时候长出来的?我一向注重口腔卫生,也不吸烟,每天刷牙后都会仔细检查一下牙齿。就在今天早上,我还清楚地记得,自己的牙齿里并没有蛀牙。怎么才一天的时间,就有了一颗蛀洞这么大的坏牙?
我将黄脸婆摇醒,说了刚才的怪梦,又说了自己牙齿的怪事。老婆却眯着眼,睡意朦胧地说:“都到这年纪了,谁身体没有些毛病?也许平常没注意,今晚胡吃海喝了,就导致牙痛发作吧!”
老婆说完,转身又继续大睡。我总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,再胡吃海喝,能在一天内吃出一颗大蛀牙?
隔天一早,我起床后,牙齿还是疼得厉害。老婆忧心忡忡地说:“自从你升官后,找你办事的人一大堆,个个都请吃饭。把身体弄坏了不说,万一出点什么事,可就晚节不保了。”
我“呸”了一声:“你这婆娘,说什么鬼话呢!你是不是就见不得我好?要真被你的乌鸦嘴说中了,我第一件事就是把你给休了!”
老婆不敢再说什么。我牙痛,刚才又这么一气,也没心情吃早饭了。拎过公文包,他气冲冲地上班去了。
可接下去的几天里,牙痛一点也不见好。吃了各种止痛药,收效甚微。还有一件事,我不敢跟人提起。每到晚上,我就开始做着那个怪梦。梦里的那只大老虎每次都扑面而来,将爪子探入我的嘴里。每当此时,我便惊醒,醒来后牙疼得更厉害了。我总觉得,这牙痛来得怪异,处处透着诡异。
这几天,尽管请吃饭的人多,但我实在没心情,都一一推掉了。好不容易熬到周末,我到了医院,想治治牙痛。医生检查后,说蛀洞大了,得将坏牙拔掉,重新装一个。拔掉牙齿后,医生给了点止痛药,说过几天再来植牙。
上了些止痛药,感觉果然没那么难受了。当晚,我难得好好睡了一觉。而且,也没再做那个诡异的梦。
可隔天一早,洗漱时,我张开嘴,照了下镜子,不由得呆住了!坏牙拔掉的地方,竟然长出了一颗新牙齿!短短一夜的工夫,那颗新牙已经长出了一半!
这事太蹊跷了,我赶紧到医院检查一番。还是上次的医生,仔细检查后,也啧啧称奇道:“我也从来没碰到这样的情况!如今,只能先观察一段时间再说!”
从医院回来后,我总有点心惊胆战。老婆打趣说,这是“老树发新牙”。可我高兴不起来,心中隐隐有不祥的预感。
新牙刚长出来的那几天,牙痛消失了。高兴之余,我开始如之前,出入各大饭店。可轻松了没几天,新牙又有问题了。
我发现,那颗牙齿长出没多久,又有了蛀洞!这令我百思不得其解。不过,新牙的长出,本来就不正常,所以对于蛀洞,我也没有太惊讶。可问题是,蛀洞一出现,那种令人坐立不安的疼痛又随之而来。
这段时间,我已经成为医院里的常客了。当他一踏进大门,导医就熟练地把他带到口腔科。可到了那里,我竟然看到了王局。
王局和我不在一个单位,两人平常其实很少见面。对于王局的大名,我大多是从别人那里听说来的。没想到,会在这里碰到他。
王局正捂着嘴巴,痛得哼哼叫,一边往外面走去。看到我,王局也颇感意外,点了点头,算是打过了招呼,接着便继续往外走。我于是问道:“王局,看过牙齿了?怎么还这么疼,没上止痛药吗?”
王局苦笑着,摇了摇头,想说些什么,但似乎有难言之隐。沉默了一会儿,王局摆了摆手,先走了。王局走后,我见了医生,说了自己的苦恼。
最后,我说:“医生,我也来看过好几次了。反正,这牙是好不了,不如干脆拔掉。重新装一个新的,一次解决问题。”
对于近来发生在我牙齿上的怪事,医生也不得其解,于是同意我说的,干脆把牙齿拔掉。可接着,折腾了一个多小时,牙齿竟然纹丝不动。那颗新长出的蛀牙,仿佛生了根,任我疼得惨呼连连,牙齿就是拔不掉。
医生满头大汗,一脸不可思议地说:“怪事年年有,今天特别多。这牙我是没本事治了,您还是另找高明吧!刚才那位病人,年纪和您差不多,问题也一样怪,都是旧的坏牙拔掉后,马上长出新的牙齿,又立马变成蛀牙。结果,忙了一个中午,也没拔掉。”
从医生口中,我了解到,那位和自己一样倒霉的人,正是刚从这间诊室走出去的王局。难怪,王局一脸的有苦难言,这种事情说出去,有谁会信?
回到家里,连着几天,我真是苦不堪言。白天牙齿痛,好不容易晚上消停了点,却又总是做那个怪梦,每每都在疼痛中惊醒。连着几天,连老婆也觉得不寻常。老婆试探着问:“要不,咱去看看老师傅?”
老师傅是附近山上一座寺庙的主持,据说颇为灵验,有求必应。到了庙里,我说起了自己最近的怪事,问老师傅,该怎么办?
老师傅眼皮都没抬,淡淡地说:“该来的总会来!因果循环,得果寻因,方为治本之道。至于怪梦,反正在梦里,老虎要什么,就给它,何必抗拒?”
再问下去,老师傅却什么都不说了。我和老婆一头雾水,但见状也只能连连道谢,之后便告辞下山。
这天傍晚,我牙痛得厉害,早早就下了班。路过公园,想想回去也没事,便到公园里做做。呼吸着公园里的清新空气,我觉得牙痛似乎也没这么厉害了。因为坐的地方是在公园里的小树林,光线有点昏暗。坐了一会儿,我发现不远处有个熟悉的身影。
又是王局!走过去打了个招呼,我发现,王局脸色淡定,似乎牙痛已经好了。我于是问:“王局,你牙痛好了?怎么治好的,我这几天可疼死了!”
王局不说话,一直盯着我,眼珠子滴溜溜直转。我被看得心里发毛,过了一会儿,王局才悠悠地说:“长出来的那颗牙齿,叫贪欲之牙!只要心中有贪欲,牙齿就不可能拔掉。贪欲越盛,牙痛便越厉害。”
我问:“既然不可能拔掉,那你的牙齿怎么不痛了?”
王局笑了笑,说“有一种人,是不会感觉到痛的。”
王局的话,活像天方夜谭。我想笑,却笑不出来。四周的气氛颇为诡异,王局那张似笑非笑的脸,在昏暗的树林里显得格外瘆人。
我几乎是逃一样跑出了树林。他赶紧回家,一进门,老婆就抛来了一个重磅炸弹:“知不知道,王局刚去世了!昨天说牙痛得厉害,后来实在受不了,就到医院去。医院也查不出什么问题,只能让他住院,然后开些止痛药,但根本没效果。今天下午,王局因为牙痛,引发了心绞痛,竟然就这样走了。牙痛也能痛死人,当真闻所未闻。”
照老婆的说法,王局从昨天开始,一直在医院里,直到下午去世。可刚才,自己明明在公园里看到了王局。想到当时的王局,浑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,让人一走进就只打寒颤,我似乎明白了什么。
贪欲之牙?我总算知道了,王局所说的不会感到疼痛的人,就是失去生命的人。命都没了,哪还会痛?可如果王局说的是真的,那自己岂不是在不久的将来,也会步王局的后尘?王局收受了很多贿赂,这几乎是公开的秘密,也难怪王局的贪欲之牙恶化得特别快,最终要了他的命。

“我”所讲述的故事,到此为止,一号档案的内容,至此戛然而止。
“我”所代笔的晃三,真的有这人吗,现在怎么样了?
合上档案,我心里一阵疑惑。
到了中午,兰花哥还不见踪影,看来是不会回来了。
我一个人,到附近解决午餐。刚吃着饭,突然听到有人大声叫了一下。脑中,有种特别熟悉的感觉,于是正低头吃饭的我,不禁下意识地应了一声。
可和我一起应声的,还有坐在对面不远处的那人。
我一愣,细细回想一下,才发现刚才那叫人的声音,所叫的名字其实不是我!奇怪,那自己怎么会应?再一想,似乎那被叫的名字中,有个“三”!
晃三!我脑中一震。难怪,一整个早上,自己脑中都是这个名字。刚才吃饭时,听到有人叫这个名字,才会下意识应了一声。
对面和我同时应声的那人,是个中年人。看我面色有些尴尬,那人于是对我笑了笑,表示不介意。
可那人笑的时候,我看到他嘴里似乎有个蛀牙!这一个发现,让我不由得一惊。
那颗蛀牙,不知为何,让我有种触目惊心的感觉!
可等我追出去,两人都不见了踪影。
眼前,人来人往。可我脑中,突然浮现出那四个字:惊奇实录。
难道,并非纯属虚构?

« 鬼故事之我所经历的怪异事件 老烟斗鬼故事:灵魂钓饵 »